Blooming alone 【上】

ᐃ花吐症 ooc 雷者勿入
ᐃ都是编的,勿上升




姜丹尼尔觉得最近赖冠霖有点奇怪。


一直以搞事为乐的赖冠霖突然安分了许多,与其说是安分,倒不如说是避嫌?行程活动永远大佬式打头走在第一个,下班结束也是匆匆离开,甚至还抢了邕圣祐的“宝座”副驾驶座。对于外出聚餐也是各种理由推脱,没行程的时候也早起晚归,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。


姜丹尼尔感觉尤为强烈,他觉得赖冠霖在刻意的避开自己。舞台问候永远站在队尾,即使是自己有意向队尾移动,赖冠霖就会默默换到其他成员之间,有意无意与他保持距离,后台碰面也只点头示意,匆匆离开。有次姜丹尼尔拉住赖冠霖说事,赖冠霖立马神情紧张,眼神飘忽,脸色绯红,恰逢经纪人在喊姜丹尼尔,姜丹尼尔只得作罢离开,眼角余光撇到自己松手后赖冠霖长吁一口气。


姜丹尼尔私下问过智圣哥,智圣哥只当是小孩的青春期来了,笑着说“青春期吧孩子都会有点叛逆,加上行程这么忙,更想一个人呆着吧。”


不对,绝对不是迟到的荷尔蒙作祟的青春期。姜丹尼尔觉得赖冠霖肯定有事。


此时的赖冠霖正在公司的卫生间里咳得面色通红,即使是用手捂着嘴,还是有点点黄色花瓣从指缝间飘落。门外有人试探性的敲门询问,赖冠霖低声表示自己还好。


“已经六天了呢”赖冠霖摊开手,满手的黄色郁金香花瓣,自嘲道。


回到保姆车上,靠着椅背长叹一口气,一旁的司机大叔打量着赖冠霖。


“冠霖你又收到粉丝送的花了?”
“啊什么?”
“你的衣角有几片花瓣呢。”
赖冠霖低头一看,确有几片花瓣沾到了衣角,打开车门下车拍打掉花瓣,看着花瓣随风飘落到地上,望着出神。


“这月份还能买到鲜花,粉丝真是有心了呢。”司机大叔笑着说,“我可有好几十年没收到过花了呢年轻真好。”
赖冠霖把手肘搁在车窗,强忍着喉咙的酸楚,望着后退的景色,耳边依旧是司机大叔絮絮叨叨,而心思却早已飘远。


寒冬腊月,哪能有什么鲜花,只不过是……


不过是
难以启齿的暗恋。


赖冠霖喜欢姜丹尼尔,从参加101的竞争对手到成为wanna one的队友,一年多了,朝夕相处,磨人得要死。


可他知道,他不能告白,这种事对于限定团来说简直就是笑话,如果曝光还会给双方带来致命性的打击。


他不是没有问过,查过,但是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——与暗恋的人两情相悦并且接吻。


看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赖冠霖宁愿咳死,也不愿挑明这段感情,去做让姜丹尼尔感到恶心的事。



打开宿舍门,姜丹尼尔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见赖冠霖回来,连忙上前抓住赖冠霖的手臂,严肃道:“冠霖你最近怎么了?”


赖冠霖随即感受到喉咙深处撕裂般的痛苦,“我最近没……没什么事……只是……”,话音未落,赖冠霖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,甩开姜丹尼尔的手,弯着腰用手捂着嘴,咳得眼泪都要出来了。又猛地起身,绕过姜丹尼尔跑向厕所。


姜丹尼尔本想给赖冠霖顺气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,虽然赖冠霖有意避让,但二人的身体还是不可避免的碰撞,赖冠霖身体不就有点跌跌撞撞没事,倒是姜丹尼尔被这一撞撞了个踉跄。


赖冠霖把水龙头开到最大,以此来掩盖自己的咳嗽声。大把的黄色花瓣从嘴里飘落……


“冠霖你没事吧?”姜丹尼尔想开门询问,结果没想到被赖冠霖从里反锁,只好拍门大喊。


赖冠霖加快手里的动作,把沾在水池旁的花瓣一唰,看着水流把花瓣冲走,蹲下身把掉到地板上花瓣捡起藏到口袋,环顾一周确定没有遗落下的花瓣,才打开门。


姜丹尼尔拉住赖冠霖,急切的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“没事,就是感冒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赖冠霖不动声色的拉开姜丹尼尔的手。
“等等,你口袋里放了啥,鼓鼓的”姜丹尼尔眼尖,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。
赖冠霖停住脚步,下意识的捂住口袋,姜丹尼尔走上前,严肃的扯过赖冠霖的手,瞬间一把的黄色郁金香花瓣散落一地。


“这??哪来的这么多花瓣?”
“粉……粉丝送的。”赖冠霖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。
“这个季节哪来的这么多新鲜的花瓣?”
“你喜欢就拿去。”说完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花瓣放到姜丹尼尔的手中。


收下吧收下吧
收下我这微不足道的暗恋。


【Tbc】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328 )

© 丝绒蛋糕 | Powered by LOFTER